淮南市委防范办
官方微信
淮南市委政法委
官方微博
回到顶部 关闭
首页 > 文苑 > 正文

虚幻的灯光 风吹动月光

2018-06-20 10:47:17   来源:大发体育投注   点击:   字体:[缩小] [默认] [放大]

       晚上九点半,老马从小饭店里红着脸出来了,接着几个同样红着脸的中年男人也醉醺醺的晃荡出了门,五六个男人就在光明湖公园旁边的“百姓乐土菜馆”门前开始了一场中国男人特有的“油腻式”寒暄,十几分钟后,牛也吹了淡也扯了,该散了,毕竟这十二月的寒风吹着让人头疼。

       “老马,别介意了,咱一起打车吧。”车间组长王大伟喊道。

       “不了,今晚喝多了,我去公园里转一圈,散散酒气再回去。”老马笑眯眯的回答。

       “得,你还是那么怕老婆,哈哈,行,不说你了,上车了啊。”王组长“咻”的一声熟练的往马路上吐了口痰,和其他几人一起关上车门走了。

       马万全是这座四线小城市一家国营汽修厂的工人,今年45岁,微微秃顶的发型和脸上明显的皱纹,使得他与同龄的官员和商人比起来更显年老,配上他始终憨厚的表情,一眼看上去就被定位成“勤劳朴实的劳动人民”的形象,老马在这个效益惨淡的汽修厂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了,干活冷静细致,工作勤勤恳恳,技术上的本身也让他拿到了高级职称,但性格的原因让他在为人处世中总是处于被人忽视甚至欺负的地位。不过老马的球友们不这样认为,老马喜欢打篮球,打球时的老马与平时的他判若二人,与野球场上常见的喜欢冷不丁给你一肘子的中年男人不同,老马打球干净利落,走技术流极其擅长投篮,就像迅雷不及掩耳的猎豹,当队友们在篮下挤成一团的时候,老马就会利用其瘦小的特点跑出空挡,然后接球跳投命中,因此也被球友亲切的称为“马-阿伦”。

      老马在光明湖公园的小道上溜达着,寒风吹在光秃秃的额头上十分刺骨,他在湖边找了个破旧的长椅坐了下来歇歇,点了支烟,深吸一口,抬头呆呆的看着天空,似乎透过黑暗看到阴沉的云朵压得很低,想下雪又下不下来。

      “怕不是有啥不好的事情吧,真冷啊。”他一边嘀咕一边把烟掐了,往回走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老马和往常一样在光明湖公园里的篮球场上打球,因为失眠他养成了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的习惯,然后开着自家的宝骏赶往球场,这个球场因为老旧年轻人都不愿意来,也就成了中年篮球爱好者聚集的地方,都是老熟人,打着和谐。五点半就到球场的老马基本上是球友里来的最早的,他一般会练练投篮等人来,偶尔如果没人来打球的话也会沿着光明湖公园的环湖小道跑跑步。

      老马跑出了空挡,接到球在三分线附近起跳投篮,然后没进。这是他连着第五次跳投不进了。

       “今天怎么老是打铁啊?”队友林明光问道。

      “谁都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啊,哈哈,我看我今天就给大伙传传球吧。”老马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场边老马的手机响了,他像是要避开队友责备一样赶忙去接。

      “喂,老马么?你在哪呢?”电话那头是老马同一栋楼的邻居王淑珍。

       “我在光明湖公园球场打球呢,快七点了就准备回去了,咋了?”

      “哦,你老婆不在家么?怎么敲你家门没人开啊?”王淑珍的语气因为急迫而有些尖锐。

       “不可能啊,林璐应该在家啊,这么早谁敲我家门啊?怎么会不开门啊,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说不清,你赶紧回来看看吧。”王淑珍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道。

      马万全匆匆告别林明光他们后,急忙开着停在球场边上的宝骏往回赶,因为焦急他一路上不停的变道超车,幸亏早上七点还没到小城市的早高峰,要不肯定得出事故。一口气把车开回胜利小区5号楼1单元,冲到五楼西户门口,只见家住二楼的王淑珍和一楼的徐桂明已经在门口站着了。

       “哎呀你可回来了,我们敲了半天门没人开,你快看看怎么回事吧。”老徐催促着。

       “好,好。”马万全也顾不上说啥,赶紧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只见林璐全身赤裸倒在血泊里。

      张瑞麟是T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的检察官,他正在接待一起故意杀人案件的当事人——林璐的父母。

      “指纹都找到了,为什么还不抓人?公安这明显就是在放纵罪犯,还有没有法可言?”林璐的父亲十分的愤怒,林璐的母亲则止不住的哭泣,张瑞麟害怕两位老人情绪激动引起危险,赶紧安慰他们,并向他们保证一定会查明事实真相,还他们一个公道。可说着容易,做着难啊。

      张瑞麟是一名年轻的检察官助理,不吸烟不喝酒,工作严谨细致,正义感强。12月4日早上8点15分,他在单位接到领导电话,让他立即找一个叫杨霆的警察,提前介入一起案件。这种提前介入的,绝大部分都是杀人、放火、爆炸一类的重大案件,他不敢懈怠赶紧动身。张瑞麟是在胜利小区5号楼1单元楼下见到杨霆的,这是上世纪80年代国企的职工小区,老旧不堪的楼房诉说着一代人的辛酸,有条件的居民早离开了这个居住条件差,环境恶劣的地方了,一栋五层的单元楼,也就剩下三四户还有人居住。不过今天的警察、警车、警戒线倒是吸引力一大群人前来围观。

      穿过警戒线刚进入楼道,张瑞麟便感觉一阵寒意,他今年不到30岁,参加工作也就4、5年,只在卷宗里的照片上见过尸体,杀人现场是第一次看,这种现场的残酷和恐惧感让他的好奇和热情减少了三分。上到五楼,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他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吐,进入五楼西户,他在卧室里看到了林璐的尸体,尸体的左胸部明显有一处致命伤。

      刑警队的杨霆向张瑞麟介绍道:“被害人叫林璐,女,今年42岁,2002年下岗后就经营一家小服装店,虽然还要法医的进一步鉴定,不过目前来看应当是左胸部受到锐器刺伤导致心脏破裂失血过多而死的,死亡时间应当是早上5:00到早上6:30之间,尸体是今早7:00被其丈夫马万全发现的,据马万全和这栋楼的两个邻居说,大概在早上6:30分左右,有个美团的外卖员来这户送餐,使劲敲门都没有人开,两个邻居见情况可疑,便电话联系在外锻炼的马万全赶紧回来,等马万全回来打开门之后,发现被害人已经身亡。”

      张瑞麟随杨霆在现场勘查一段时间之后便离开了,作为年轻人,又没有刑事勘查经验,不便对公安机关的工作做过多的干涉,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确实对身临其境的凶杀现场感到恐惧。出于职业习惯的严谨细致的考虑,在杨霆向他征求意见的时候他没有谈自己的看法,但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外卖员的出现预示着这个案子很复杂。

      这起入室杀人案在H市群众间影响十分恶劣,不久网络上就传出了“美女老板家中被杀”“抢劫犯先奸后杀”等谣言,H市公安机关对此事高度重视,H市主要领导也要求公安机关要尽快抓获凶手,保障人民群众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新年,H市公安机关化压力为动力展开了缜密的侦查,不久公安机关从现场周围监控便发现了突破口,由于案发小区年代久远,监控设备相当不完善,只有一处摄像头能勉强拍到5号楼1单元,由于案发时是冬季凌晨没有阳光且附近没有路灯,监控画面完全是黑乎乎一片,只能拍摄到建筑物有灯光的地方,公安机关重点排查了林璐订餐后5:30分至外卖员出现的6:30分之间的视频监控,发现5:40分1单元楼道的声控灯光从一楼至五楼依次亮起,随后在5:47分,林璐家客厅灯光亮起,5:49分灯光熄灭,紧接着楼道灯光从五楼至一楼依次亮起,这说明在这个时间段有人曾经进入过林璐家!

       与此同时,物证鉴定方面有了重大突破。虽然最重要的作案凶器始终没有找到,但在案发现场除了马万全和林璐的指纹外,还提取到三枚新鲜的第三人的指纹,其中一枚在客厅大门旁边的电灯开关上,两枚在大门门把手上,这成为一条重要线索。在对现场林璐的手机进行勘验的过程中也发现了疑点,林璐的手机通话、短信及微信记录全部被清空,公安机关就这两点重点展开了侦查,通过从移动公司调取的通话记录发现了某陌生号码近期与林璐手机联系频繁,且在案发当天早上凌晨4点多与林璐有过短信记录! 随后公安机关迅速锁定该号码的用户费卫明,经过比对,其指纹与陌生的三枚指纹完全吻合。

      至此,费卫明被确定为本案重点嫌疑人。案件有了重大突破!

       费卫明,男,43岁,离异,有一次故意伤害的前科,是一家小服装厂的老板,其与被害人林璐曾经就读于同一所高中。结合林璐与费卫明之间的短信信息,两人约定当天5点40在家中见面,费卫明与林璐之间很可能存在婚外恋关系,这样杀人的动机也查明了。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本案已经告破的时候,费卫明却不见了踪影, T区公安机关随即对费卫明刑拘上网,但30多天过去了,也没有将其抓获归案。

     杨霆被确定为与检察院的联络员,1月10日早上他来到张瑞麟的办公室通告了案件进展情况。

      “哎,快被领导骂死了,天天催着我们出去找人,到哪找啊。”杨霆抱怨道,说着便点了根烟,他已经在费卫明家和小服装厂蹲守三天了。

      “谢谢,我不吸烟”张瑞麟委婉地拒绝了杨霆递来的烟,事实上他讨厌当着他面吸烟的人。

      “我还是到你这躲躲吧,老弟,反正一说检察院要了解案件他就放我走了,还是你们好啊,没破案压力,也不用出外勤,天天监督我们干活就行了,不用承担责任,羡慕哦”杨霆故意拉高了声调。

      “哎,等案件到了我们这,不就有压力了嘛”张瑞麟苦笑道,随即转移了话题 “对了,那个外卖员,怎么样了?”

      “哦,没啥收获,就是一个普通的外卖员,专门做早餐外卖的,他说当时早上5点30接到了订单,要求6点30送一份外卖到胜利小区5号楼1单元5楼西户。后来他6点30准时到达,打电话手机关机,又敲了半天门没人开,结果来了两个街坊邻居对他从头到脚地盘问,他因为不想多事再加上还有其他的客户,就直接离开了。”杨霆平静地回答道。

      “确实是林璐订的么?”

      “确实是林璐的手机订的,有记录。所以说我们认为林璐的死亡时间是早上5点30至6点30期间,从视频监控看,6:30起一楼的灯依次亮起,而之前时间段唯一在案发现场的人就是费卫明了”杨霆十分坚定的说道。

       “确实,这个费卫明,现在只要他承认,就可以认定他构成犯罪了。”张瑞麟似乎在赞同着,又好像在想着反驳的入口。“林璐喜欢订外卖早餐么?”

       “这个,我们查了下她的手机,美团倒是经常用,不过订早餐好像并不多见,偶尔会。”杨霆似乎也有些疑问。

      情人间为了缠绵的浪漫,还会订一份外卖来助兴么,恐怕不会吧?张瑞麟不再说话,不停的思考着。除了凶器和口供外,现在认定费卫明构成犯罪的证据已经充分了,可是会不会根本就不是费卫明杀的人呢?

      “杨哥”张瑞麟慢慢说道“你们就没有怀疑过别人么,比如林璐的丈夫?”

      “一开始也怀疑过,但是有多个证人能够证实他案发时不在现场,给排除了。”

      “哦?”张瑞麟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不在场证明啊?”

      “林璐的死亡时间是5点30-6点30之间,首先,住5号楼对面4号楼5楼的环卫工人石建强证实案发当天早上5点看到马万全离开了家。其次,当天光明篮球场的林明光等5个人都证实马万全早上在和他们打球。如果真是马万全杀了林璐,应该是在早上5点之前,可是林璐5点30还用手机订了外卖,所以不可能是他,况且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也证明是5点以后死亡的。”杨霆索然地回答着。张瑞麟看上去则有些失望。

      “杨哥,反正也没别的头绪了,咱们去见见这个石建强和林明光吧?我还不知道有这两个证人呢”过了一会,张瑞麟提议道。

      “行,我就陪老弟走一趟。”杨霆虽然很想回去睡觉,但还是答应了,他深吸一口烟,然后把烟头掐灭了。

       下午4点半,张瑞麟和杨霆在胜利小区4号楼五楼东户石建强家中见到这名环卫工人。一眼看着,脸上的皱纹像沟壑一般,黝黑而粗糙的皮肤加上质朴的笑容,让张瑞麟对这名劳动工人颇有好感。

       “我和老马比较熟,我呢年龄大了,每天早上5点左右就醒了,然后准备准备去扫马路,老马呢,睡眠不好,早上也5点就醒了,他去锻炼,都住一个小区又一大早经常见面,几年下来就熟了,老马原来有个儿子,后来生病去世了,可惜啊,现在家里又出了这个事,老马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也不在这住了……”石老大爷有些悲伤。

       “大爷,您说您看到马万全离开家了,当时天这么黑,你怎么能确定就是他呢?”张瑞麟十分疑惑的问道。

       “小伙子,你从我家卧室,就一眼能看到对面老马家,每天早上我醒了之后,老马家的灯就亮了,过会儿我看到老马家的1单元楼道的灯依次亮了,我就知道老马下楼啦,这几年了,都成习惯了。”

      “楼道的灯是怎么回事?”

      “声控灯啊,小区楼道不都装的么,我们这老小区,以前声控灯不好,结果去年有个老太太晚上从楼道台阶摔下来了,瘫痪了,家属就指责小区物业不负责,又缠又闹,告到政府,最后物业没办法把所有的声控灯都换了,现在可灵敏着呢。”

      “这么说,您当天其实并没看到马万全了?”张瑞麟兴奋的问道、

      “我也没说我天天下楼都正好能和他能见着面啊,要是见着面就打个招呼,我有时还能蹭他一截车。我那天看到的灯光和以往一模一样的,那楼道的灯光从五楼到一楼依次亮的,不正是有人从五楼下到一楼弄的么,他们那栋楼,除了他一家住五楼,就只有二楼和一楼各有一户有人住了,肯定是他,不会错的小伙子,哎,你们该不会是怀疑老马吧,你们可不能冤枉人啊,我告诉你们……”

       张瑞麟没有心思再听石老头后面的话了,由于当时公安机关重点都放在了费卫明的身上,对这个细节基本忽略掉了,他赶紧和杨霆打开笔记本电脑查阅当时的监控。

       监控拍摄的清晰度很不好,而且由于天黑和树木遮挡,拍不到单元楼道口的情况。监控显示,在4点55分,五楼西户的卧室灯亮了,5点5分卧室的灯熄灭,在5点06分左右可以从单元楼道的窗户看到1号楼单元楼道的声控灯从五楼到一楼依次亮起。此后至5点40再无灯光亮起。

      匆匆告别了石建强,张瑞麟和杨霆来到了对面的5号楼1单元,之前这里的紧张和寒冷仍让他记忆犹新,而现在他得以仔细观察周围,生锈的铁护栏,坑洼的水泥台阶,尤其是印满搬家办证印章的脏兮兮的墙,无一不在显示这里的残旧和破败,正是由于这破败倒也生出一种莫名的静谧感。离天黑还有一小会,张瑞麟和杨霆就在楼道口等着。

      5点刚一过,天就黑了下来,张瑞麟示意杨霆不要走动和出声,自己一个人进了楼道,刚迈上台阶,一楼的声控灯果然就亮了,于是他退到楼道口,刻意放缓了脚步,尽量轻声地上台阶,结果一接近声控开关灯又亮了。

      看来石建强所说不假,是挺灵敏的。就这样来来回回试了七八次,结果住一楼的徐桂明怀疑他俩形迹可疑报了警,张瑞麟和杨霆被盘问了好久,最后要不是出示了工作证差点被带到派出所。

      “老弟,你就别试啦。”杨霆打着哈欠,极不耐烦地抱怨着。

      “我这不是想看看……”

      “看啥?凶手怎么飞上去的?你折腾半天也发现了,这个声控灯灵敏的狠,如果在楼梯内走动,就必然会引起灯亮,只有非常轻微缓慢的移动才可能不被声控灯感应到,而且也只是有可能,你看马万全当时下楼时和费卫明上下楼时的灯光依次亮起的速度并不慢, 5点40到6点30之间除了5点50费卫明急着下楼外楼道就没有灯亮过,也没有出现2、3、4层的中间某层灯光单独亮起的特殊情况,不可能有人偷偷摸摸上下楼的。”杨霆显然对自己的结论很有信心。

       张瑞麟又看了一遍视频,将所有的情节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12月4日早上4点55被害人林璐家卧室灯亮(马万全起床),5点05分卧室灯灭,5点06分五楼楼道灯亮(马万全出门),随后依次走道灯亮,直至一楼,大约是5点08分(马万全离开),5点30分林璐订外卖,5点39分一楼灯亮(费卫明开始上楼),5点41分五楼灯亮(费卫明到达5楼),5点47分林璐家灯亮(费卫明进屋并开灯)5点49林璐家灯灭(费卫明完成杀人逃离),5点49-5点51分五楼至一楼灯亮(费卫明逃离现场),6点29-6点33分一楼至五楼依次灯亮(外卖员上楼),随后门邻出现。

       费卫明杀人仅仅用了2分钟么?也不能说不可能吧?其实张瑞麟想的还不止这些,他不停地看着5点6分马万全下楼时楼道的监控,总觉得这个灯光亮起的速度快了一些,和费卫明急忙下楼的速度都差不多了,可是总不能不允许别人跑下楼吧?

      本来指望着能通过监控找到破绽,没想到更加洗白了马万全的嫌疑,反而成了否定张瑞麟想法的有利证据。唉,反正只是提前介入,逮不到人还是公安的事,就这么着吧。

      张瑞麟灰心丧气地往回走着,杨霆看了看他松了口气,心里一阵暗喜,总算是可以和这烦人的检察官道别了。

      “糟了,我手机丢在石建强家里了。”张瑞麟突然喊道。

      “快去拿吧,我在这等。那老头还在家呢。”杨霆指了指4号楼五楼东户亮着的灯光,张瑞麟赶紧跑了起来。

      杨霆就靠着路边的电线杆下坐着,点了支烟,盘算着今晚回去应该能睡个好觉了,他因为这个案子已经连着三天没睡个整觉了,困死了,想着想着,眼睛就闭了起来。

      也不知多久,他听见有人在喊他,打起精神抬头一看,张瑞麟兴奋地抱着个篮球在盯着他。

      这球哪儿来的?这小子难不成还要我陪他打篮球吧?杨霆顿时觉得又昏了过去。

       马万全进房间前看了看,没错,是这间询问室,他进来时已经没那么紧张了,这是这段时间他第八次来公安局了,询问室里都是他熟悉的警察,陆队长、杨警官等等,不过有个穿便服的年轻小伙子不认识。他不知道,这次这个询问就是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召集起来的。

      “马万全,请你说一下你案发当天的情况?”陆队长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不都说过了么”马万全憨憨的朝陆队长笑笑。

      “再说一遍,我们上次记得有些不太清楚。”陆队长还是面无表情。

      “好吧”马万全收起了笑容“我12月4日早上4点55分醒的,因为我睡眠不好,每天早上都有早起锻炼的习惯,后来我大概是5点05分出门的吧,我出门开车后就去了光明湖公园的篮球场,把车停好大概是5点30,因为冬天冷,球场没人,我便先在光明湖公园小道上溜了溜。大概6点10分,我回到球场,看到老林他们都来了,就开始打球,6:点40我接到邻居王淑珍的电话后,就开车回家了,到家是7点00,发现我老婆已经……哎”马万全说着,因为悲伤而低下了头。

      “哦,你是几点到球场的?”便服小伙子问道。

      “我5点30,就到了啊,老林说他5点40就到了,他到的时候我车都停球场边停着了,老蒋老杜他们也都能证明。”马万全显得有些紧张。

        “你的车5点30 确实已经在那了,可是实际上没人在球场看到你,只是因为看到了你的车就误以为你已经来了。”张瑞麟盯着马万全说道。

      马万全紧张了,他明白今天他的身份不再是被害人亲属或者证人,而是嫌疑人了。

        “可是领导,你们这样说要有证据啊。”

       “老马,费卫明已经抓到了,根据费卫明的交待,他和林璐之间存在婚外恋关系,这种关系已经保持有好几个月了,因为你每天固定清晨出去,所以林璐经常与费卫明在你家幽会,案发当天,费卫明跟林璐好了5点40在你家见面,他到了之后,敲门没人开,拨打电话也没人接,于是就用林璐提前为其配好的钥匙,打开了你家的门,因为当时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他便随手打开了灯,走近卧室才发现林璐倒在血泊里,惊慌失措的费卫明赶紧逃离现场,因为害怕被人发现,他临走时候还关了灯和门。”杨霆陈述道。

       “杨警官,费卫明是杀害我妻子的头号嫌疑犯,怎么现在就变成跟我妻子搞婚外情未遂了,你们这样认定是不是不太负责任?”马万全十分愤怒。

      “马万全,我们只是想告诉你,你想栽赃的做法失败了。”

      张瑞麟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对马万全来说却是五雷轰顶,他明白对他而言,必须针锋相对了。

      “我又没干什么事,我栽赃谁呀?我离开的时候,对面的石建强都看到了,他可以作证,我老婆是在我走之后订的外卖,总不能说我杀了她之后,她还能活过来吧?”马万全冷笑道。

      “天那么黑,你怎么会知道石建强看到你出门了,你又怎么知道是你老婆订了外卖?”张瑞麟直接问道。

      马万全支支吾吾半天没回答上来,眼睛游离地扫着对面的审讯桌,两只手来回搓着,把手背都搓红了。“外卖员给我们家送外卖,当然只能是我老婆订的,石建强在事后见过我,和我说过他看到我了。”

      “石建强只是看到楼道灯光而已。”张瑞麟不紧不慢的回答。

      “呵呵,小伙子,我们那栋楼的声控灯光是很灵敏的,上下楼的时候必然引起灯亮,反之如果灯亮了就必然是有人上下楼,如果你们说除了费卫明之外,还有人在我老婆死后下楼,那么5点30到5点40之间五楼到一楼必然依次会有灯亮,可是并没有吧?”马万全信心十足得回答。

      “你对你们楼道的声控灯挺了解的么,这么说你应该也知道有个摄像头能拍到你们单元楼了?”张瑞麟问道。

       “我毕竟住了那么多年,知道这些,很奇怪么?”马万全反问道。

      “不奇怪,不过从你准备充分的回答来看,我的推断应该也是不奇怪了。”张瑞麟微微地笑道。

       “哦?有何高见?”马万全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的妻子林璐根本不是在5点40以后被杀的,在5点30之前她就已经死了!”张瑞麟大声的喊道。

      马万全被这突如其来的结论吓了一跳,不等他反应,张瑞麟又继续说了下去。

        “12月4日早上,你在起床后与林璐发生了争执,争执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你看到了林璐与费卫明之间的短信,在杀死林璐之后,你伪造了已经下楼的假象,实际上是在家中清理现场,你将林璐的衣服脱去并将凶器带走,因为虽然在自己家中有指纹很正常,但如果有带血的指纹就很难解释清楚,所以林璐当时赤裸的原因不是在和费卫明偷情,而是你故意伪装的。大概5点30你用林璐的手机订了美团外卖,并要求6点30送到,一方面伪装了林璐5点30 没死的假象,另一方面你需要在你外出回来之前就有人发现林璐已经死亡,同时你知道费卫明5点40会来,这样就可以嫁祸于他,以洗脱你的嫌疑,之后你立即离开了家,打出租车到达了光明湖公园,你将凶器及林璐的衣物处理掉之后,来到了球场与林明光等人打球,制造你正常锻炼的假象,而你的车,其实是你昨天晚上就已经停在篮球场上过了的,我们已经调查过你案发前一天晚上就在光明湖公园附近的‘百姓乐土菜馆’吃的饭。”张瑞麟不间断地说出了他的推论。

      询问室里很安静,等待着有人打破沉默,马万全这时笑了笑。“这位领导,我想问你,按照你的说法,我是在5点30下楼的,那么我下楼的时候怎么声控灯没有亮呢?”

      “其实很简单,从一开始我们就陷入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误区。”张瑞麟回答道。“由于案发现场只有一个监控,而且天很黑,监控只能拍摄到的灯光,我们就主观地认为有灯光就是有人,没灯光就是没人,实际上灯光是虚幻的,是你故意伪造出来的。”张瑞麟回答道。

      “那么请领导回答我,我是如何做到在几公里之外还能遥控单元楼灯光的呢?”马万全刁难着。

      “你根本不需要遥控,你只用了最常见的东西。”张瑞麟坚定的说着。“我们一直认为有声音就会触发声控灯,其实忘了声控灯还有一个条件是光线暗,你只需要造出一小块光线来干扰声控灯的感应器就行了,没错,就是手电筒。”

      马万全的脸色变得很白,他没有回答。

      “你在5点30订好美团外卖下楼的时候,利用自己熟悉楼道声控开关的优势,将手电筒的灯光打在了声控开关之上,由于声控灯很灵敏,感应器被光照到就不会启动,你自然就可以下楼啦。我想,你在家收拾现场的时候,应该也是用的手电筒吧?”

      “真是佩服,那么请问我的手电筒在哪呢?没有证据总不能证明你的说法吧?”马万全辩解道。

      “没有。我们确实没有找到手电筒。”杨霆回答道。

         “你看,到现在都是你自己的推断,如果你说用手电筒,那么谁都有可能用这个方法啊,又不能证明就是我做的,而且5点05分第一次灯亮的情况,总不能也是用手电筒弄出来的假象吧?”马万全似乎松了一口气。

      “你利用的第二个东西是——篮球。”张瑞麟慢慢地说道。“让灯光不亮这点,谁都有可能,但让灯光亮起来这点却只有你一个人,因为这个办法需要事先处于5楼。根据我的推断,由于你和石建强每天早上起来的时间都很固定,你知道他会注意到灯光是否亮起,于是在你杀了林璐之后,将家中的篮球从五楼楼梯向楼道墙壁扔了出去,篮球在墙壁的反弹力和势能的作用下,不停地往下滚,撞击发出的声音让声控灯亮起,制造出了好像你在下楼的假象,这也是为什么灯光亮起的速度很快的原因。”

       马万全面色惨白,头上冒出了细珠,但他仍然不死心“按照你这么说,费卫明也完全有可能在5点40上了楼之后,在5点50 将我们家的篮球扔了下去,然后再利用手电筒的方法偷偷下楼,这并不具备排他性。”

      “不,这个事情必定是你做的,篮球滚出楼道后在路边停下,接着早起的石建强经过这里将篮球拿回了家,他本来打算把球留着给放寒假回来的孙子,这是你没有想到的,我也是偶然去石建强家里找手机才发现的篮球的。”张瑞麟反驳道。

      原来这家伙的那天的篮球是这么来的啊,杨霆不禁有些敬佩。

       马万全还想说什么,张瑞麟制止了他,接着说道:“老马,别再挣扎了,我们在篮球上发现了三枚带血的指纹,血是林璐的,而指纹是你的。”

       至此,马万全放弃了抵抗。

       根据马万全的交代,他与林璐原本有一个孩子,在五年前孩子因为生病夭折了,由于夫妻年龄大了,一直没能再要成小孩,原本和睦的家庭就逐渐变得冷淡,大概在四五个月之前,他就觉得妻子对他越发冷漠,他大概知道妻子在外面有了人,虽然气愤但又不敢揭穿这个事实,他将越来越多的情绪选择宣泄在篮球场上,但这种气愤和委屈的情绪不断地积累着,12月3日晚上,他在和工友们聚餐的时候,王大伟由于喝多了,当着工友门的面说看见他老婆和陌生男子逛街,马万全十分愤怒,但还是忍住了,饭后他在公园里散散步来平复心情,他的车当晚就停在光明篮球场边,由于钱没带够加上反正第二天还要来这锻炼,老马没有找代驾。回家后老马一夜睡得都不好,在凌晨4点多,由于妻子忘关手机声音,老马看到了费卫明发来的约在5点40见面的信息,4点55分老马忍不住开灯质问妻子,两人随即发生冲突,老马在盛怒之下,用水果刀刺向妻子林璐,没想到一刀刺破心脏当场将其杀死,惊慌失措的老马注意到对面石建强家的灯已经亮了,他做贼心虚害怕自己今天没有锻炼的反常情况会被石建强告诉警察,他来不及清洗自己占了血迹的手,慌忙中就拿起客厅的篮球,向楼下扔去,老马使用手电筒灯光照明将现场可能留有自己带血指纹的地方清理干净后,在5点30分用妻子的手机订了外卖,然后就将林璐的手机关机,用张瑞麟推理的方法下了楼,他努力寻找篮球但没有找到,随后他乘坐出租车来到光明湖公园,将水果刀、手电筒、衣服等物品扔进了光明湖中,返回篮球场与林明光等人打球。

       二个月过去了。杨霆约张瑞麟一起去参加庆功宴,他在光明篮球场边,找到了正在看别人打球的检察官助理。

        “老弟,你为什么要这看别人打球而自己不上场呢?”杨霆疑惑地问着道。

       “我是在想象马万全以前每天在这打球的场景。你不觉得在球场上的他才是真的他么?”张瑞麟平静地说道。

       “他也需要发泄自己的情绪啊。”杨霆也看着球场若有所思。

       “灯光是虚幻的,马万全是虚伪的,这些暴露出来的事物已经被大众意义下的正义给定性了,而现实意义下,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在背负着什么而活着呢?”张瑞麟小声说道。

       夕阳的红色晕染了球场,看着美丽的晚霞,杨霆点了支烟,说道“是啊。”

      “给我也来一支吧。”这次,张瑞麟向杨霆伸出了手。(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   张一驰)

   

(责任编辑:丁奥)

相关热词搜索:虚幻 灯光

上一篇:我的辅警初感
下一篇:六月风景独好